注冊

馬天:想上中國空間站的歐洲宇航員


來源:新華網

“你好,我是馬天,我是歐洲航天員……”剛一見面,馬蒂亞斯·毛雷爾就用流利的中文作了簡短自我介紹。近日,在德國科隆的歐洲宇航員中心,這位

“你好,我是馬天,我是歐洲航天員……”

剛一見面,馬蒂亞斯·毛雷爾就用流利的中文作了簡短自我介紹。近日,在德國科隆的歐洲宇航員中心,這位德國宇航員對記者講起了他的“中國故事”,并透露了自己的“中國心愿”。

“天上的馬”想高飛

像許多外國人一樣,已經有6年多中文“學齡”的馬天對自己的中文水平很自信,不過他最得意的是自己的中文名字。“中文老師告訴我,‘馬天’的中文意思是‘天上的馬’,它想要飛得很高。”

2010年加盟歐洲航天局之前,馬天的履歷已經很“國際范兒”。他足跡遍布英國、法國和西班牙等國,主要從事航天材料輕量化研究。2012年擔任歐洲宇航員中心與中國合作項目負責人后,他“正式”與中國結緣。

馬天說,自己的工作越來越忙,但很有成就感。“最初,我們討論雙方能在哪些領域開展合作,分別派代表參觀了對方的模擬太空艙和操作室,了解對方如何工作。雙方宇航員還參加對方組織的訓練,并逐漸形成了年度交流機制。”

除了組織交流,作為一名宇航員,48歲的馬天也有自己的“小目標”:“我希望去中國空間站,與中國航天員以及其他國家的宇航員一起工作。”

中國將在2022年前后建成載人空間站。如果國際空間站按計劃在2024年退役,屆時中國將成為世界上唯一擁有空間站的國家。中國已多次表示,歡迎世界各國積極參與,利用未來的中國空間站開展艙內外搭載實驗等合作。

“我希望能和中國航天員承擔一樣的職責,包括進行各種類型的實驗、按要求對空間站進行運營和維修、參與艙內艙外的任務。”馬天對未來在中國空間站工作的可能充滿期待。

此外,他還希望能夠實現中國空間站和歐洲地面的視頻連線,“讓歐洲的公眾能夠了解中國的空間站,同里面工作的歐洲宇航員對話”。

留戀中國“大家庭”

除了中文,中餐也讓馬天念念不忘,“特別是北京烤鴨和川菜”,“我非常希望未來能在太空中吃到中國風味的食物”。

馬天能在幾年內迅速成為“中國通”,得益于中歐間日益密切的航天合作。2015年5月,雙方簽署關于在載人航天領域開展合作的長遠目標和實施步驟協議,明確2015年至2017年為技術交流階段,中歐互相參與對方的航天員訓練活動。

去年夏天,馬天和一名意大利宇航員一起,參加了中方在山東煙臺組織的海上救生訓練,這段經歷讓他津津樂道。“當時,我們和16名中國航天員朝夕相處,生活在一棟房子里,一起吃飯、一起訓練,業余時間也會一起在海灘上散步聊天。才過了兩三天,我就感覺自己是大家庭的一員。”

中國搭檔對馬天的評價是好相處、有默契。“訓練中,我和他互相提醒,互相幫助。比如,從海里爬上救生艇的時候,他會托一下我的身體,我上去后會伸出手來拉他一把。”和馬天分在同一組的中國航天員葉光富說。

馬天說,這和其他地方的宇航員訓練“很不一樣”,“比如原來參加美國組織的訓練時,大家都住酒店,每個人都在過自己的生活。有時我會和兩三名宇航員一起訓練,有時就獨自訓練”。

對于這種“大家庭”式的訓練,馬天十分認同:“一起生活、了解彼此非常重要。試想,太空艙內會有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背景的宇航員,大家可能要在封閉的空間中共同工作生活長達半年之久。無論在輕松愉快還是充滿壓力的時刻,始終都要相互理解、保持專業,這樣整個團隊才能獲得成功。”

“有機會的話,希望還能去中國工作一年。”馬天告訴記者。目前,他仍在努力學習漢語,讓中文水平“更進一步”。

點贊中國“好伙伴”

馬天說,近年來,中國在國際航天事業中的角色越來越開放積極。

今年5月,中國空間站國際合作機會公告發布儀式在奧地利維也納舉行,正式開啟中國空間站國際合作。不少國家代表在現場詳細了解參與中國空間站合作的細節,表達了濃厚興趣。

“不僅是歐洲人,世界上任何一個想讓宇航員上太空的國家都可以通過聯合國與中國取得聯系,并有可能進入太空,這令我印象深刻,”馬天說,“我認為,中國在這一領域有著長期規劃,并且專注執行,非常值得信賴。”

除了空間站,馬天還將眼光投向了中國更為長遠的探月工程計劃:“中國還將實現登月,甚至在月球上建立基地。我期待那也將成為屬于全人類的基地。”

馬天認為,有著22個成員國的歐航局國際航天合作經驗豐富,希望成為中國的伙伴。“中國有自己的火箭、飛船,未來還將有自己的空間站。歐洲宇航員過去在空間站長期工作生活,積累了大量經驗教訓。雙方合作,能夠推動人類航天事業更加高效發展。”(參與記者劉石磊、楊駿、李雯)

[責任編輯:王秀秀]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熱點推薦

熱點聚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寒马会开奖结果_香港寒马会开奖结果|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