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冊

上海芭蕾舞團排《閃閃的紅星》,吳虎生挑梁演成年“潘冬子”


來源:澎湃新聞網

1972年,作家李心田出版了小說《閃閃的紅星》,講述了年輕紅軍戰士潘冬子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故事。兩年后,同名電影上映,時年11歲的祝新運演活了潘冬子,紅遍大江南北,劇中音樂《紅星照我去戰斗》

1972年,作家李心田出版了小說《閃閃的紅星》,講述了年輕紅軍戰士潘冬子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故事。兩年后,同名電影上映,時年11歲的祝新運演活了潘冬子,紅遍大江南北,劇中音樂《紅星照我去戰斗》《映山紅》《紅星歌》更是傳唱一時,流傳至今。

44年后,在國家藝術基金的支持下,上海芭蕾舞團把《閃閃的紅星》排演成了芭蕾舞劇,10月將在上海國際藝術節上演。

舞劇《閃閃的紅星》從成年潘冬子的視角展開敘事,行軍路上的種種與兒時的記憶交織,令潘冬子更加堅定了信仰,那就是為救起更多的母親,守護更多的家庭而英勇奮戰到底。

“五六次回憶式的閃回,構成了舞劇的特殊表達。每一次行軍,都猶如一種變奏,在行走、埋伏、急行軍中,劇情緩緩流淌。”編導趙明說。

趙明在軍隊四十多年,對軍隊里的戰斗精神、文藝氛圍很是熟悉,也因此想把它運用到舞劇中。

“芭蕾要柔,軍人的表達需要剛,這是一種矛盾,也是我面臨的挑戰。”編舞時,趙明直接用芭蕾里的典型動作來表達軍人,突出開、繃、直,男舞者們挎上步槍,舞步果敢堅毅、剛柔并濟,一改芭蕾給人的柔美形象。

同樣是紅色題材舞劇,《白毛女》和《紅色娘子軍》吃重的戲份都落在女舞者身上,男舞者表現的機會并不多,但在《閃閃的紅星》里,男舞者的戲份大大增加,讓他們過足了癮。

趙明說,芭蕾表演大部分時候都是站著,但在這部劇里,舞者們有很多貼地的軍事性動作,一會站一會趴一會蹲,因為肌肉有慣性,舞者們倒下去便很難再站來,“這給他們的表演增加了難度。”

上海芭蕾舞團首席演員吳虎生在劇中飾演成年潘冬子,這個角色幾乎是為他量身打造的。

在古典芭蕾里,吳虎生跳了無數氣質優雅的王子,情緒都是隱忍、內斂、往后收的,但在這里,趙明要求他往前,做顛覆性的情感表達,即便是靜止狀態,也要求他有力量、有張力。

在影視作品里,成年潘冬子沒出現過,也因此沒有具體形象,吳虎生覺得自己反而比較容易塑造角色,讓觀眾接受。

“趙導的排練很有邏輯,是講故事的邏輯,因為舞劇很需要合理的邏輯。他對人物的把握,對環境氣氛的營造,對情感一層層疊加直至高潮釋放,這種能力特別強。”

吳虎生在劇中的戲份極重,幾乎每個舞段里都有他,演起來并不輕松,不過,“我的情緒是一點點進入、疊加、釋放的,很流暢,所以跳起來很舒服”。

除了故事做了改動,舞劇音樂也根據全新的故事結構重新定制,不過,《紅星歌》《映山紅》《紅星照我去戰斗》等經典樂段仍是音樂核心。

《閃閃的紅星》是上海芭蕾舞團繼《白毛女》之后,又一次創作紅色題材芭蕾舞劇,“它并不是對經典故事的復述,它的語匯、結構都是現代的,是立足于當代的全新創作。”上海芭蕾舞團團長辛麗麗說。 

[責任編輯:糜陸成]

  • 好文
  • 欽佩
  • 喜歡
  • 淚奔
  • 可愛
  • 思考

熱點推薦

熱點聚焦

鳳凰新聞 天天有料
分享到:
香港寒马会开奖结果_香港寒马会开奖结果|官网